Alice Choy

蔡德貞(Alice Choy):人頭經歷之反思

2006年6月22日中午,總理哈珀在加拿大首都渥太華國會眾議院隆重宣佈向華人,人頭稅苦主及其家屬道歉,向當年曾貢獻加拿大,但卻得不到政府公平待遇以及被極度歧視的華人致敬。

各政要亦紛紛宣讀承認政府以前確曾錯誤對待華人,加國會吸取歷史的教訓,不會重蹈覆轍。

在場還有來自加國各省的人頭稅苦主、配偶遺孀、家屬、及後裔等共同出席這期待已久的儀式。

作為全加華人協進會(平權會)全加國幹事的我,在這天亦有幸在場親眼見證並親耳聽到總理哈珀以中文宣佈  ── 「加拿大道歉」,當時那一種震撼的感覺、複雜激動的情緒很難以筆墨形容,心裡

沒有感到高興,反而覺得有點難過,慨歎這道歉委實來得太遲了。

只可惜很多曾受屈辱、被欺負、飽受歧視的人頭稅苦主已往淨土,無法目睹爭取得到的平反,取回他們應得的尊重及尊嚴。

若不是廿多年前,有人頭稅苦主及家屬後裔的堅持,華人社區的協助,及加拿大公眾的支持,相信加國政府決不會有此舉動。

我覺得無論政府怎樣道歉,怎樣賠償,也不能真正安撫得到苦主及其家人心靈上的痛傷。

人頭稅是華人在加國發展歷史中的其中一部分。是當年加拿大政府為阻止已抵加國或想移遷加國的華人而施的苛刻伎倆。總括而言,就是歧視中國人。

現今我們的社會地位與從前相比有了改善,新一代的華人移民雖仍有隔閡,但道路平坦許多,能適應融匯這裡的多元文化生活。須知,那是前人受盡了多少的苦,忍受著辛酸,雖受人白眼仍努力掙扎爭取平等權利,是多少個人經年累月,艱辛地鋪砌出今天一步步風光的道路。

在服務平權會期間,最重要的任務是替人頭稅苦主及其家屬向政府爭取道歉及作個人退稅賠償。

在2006年獲平反之前,平權會及各地人頭稅團體,包括滿地可的機構,聚集起來,組織及登記尋求平反的人頭稅家庭,協助他們整理申請資料,辦新聞發佈會,廣泛宣傳推動爭取公平正義的平反。要市民認識這段歷史,維護華人的尊嚴。

集全國人頭稅家屬及有關組織的力量,敦促政府正視這史實,不能漠視公義真理。

自1984年,平權會為苦主努力,展開了多輪徹底平反人頭稅的抗爭,並將繼續為所有仍未獲得退稅賠償的後裔及家庭爭取他們應得的合理平反。

我在收集登記表的同時,亦曾逐一致電各申請人,與他們溝通,聽取了很多心聲,因而了解到每個家庭的感受。

們很不滿多個上台的政府都忽視他們的訴求,已經歷時廿多載了,在這漫長的日子裡,都得不到一個交代。家屬一致認為平反是必要的。

在談話中,徵詢人頭稅家屬對於有兩個代表苦主向政府爭取的機構,但有不同的要求,一方積極要求加拿大政府應要向華人、苦主及其後裔道歉及需要作直接賠償,而另一方接受無道歉無直接賠償,同意政府作一筆款項為社區發展用途。

對於苦主家屬的取向,我只作為轉達心聲的橋樑,絕對公平中肯。

我所得到的回應是,很多人根本不知有以上兩種要求項目。在了解後,他們一致堅決表示,認為政府是要向華人正式道歉,並且要向每個曾付人頭稅的苦主或後裔賠償,即使是像徵式的賠償,也要取回一個公道。替華人及苦主取回尊嚴才是最重要的目的。

至於政府向家屬賠償,家屬絕對有自主權如何處理該賠款,那是個人的事,任何人也沒有資格或權利去控制或支配他們的決定。

跟我通過話的家屬們全部都只支持要道歉及要作個人退稅賠償,更有些強烈聲明不能容忍有人利用此事 。

另外在談話中,有些第一代的子女吐露心聲,略述他們的故事。而一般大致相同的是,他們小時候都出生和成長在中國鄉間,由於父親離家而家庭經濟狀況不穩定, 跟著母親及其他親屬長大,類似現代的單親家庭,對於父親的印象很模糊,沒有完整的童年。

有的子女長到較大年齡才可以在排華法案廢止後來到加拿大,雖然可以一家團聚,但抵加國後的生活也相當辛勞,父母都要為生計而「捱」,在嚴重歧視華人的社會,中國人遭受職業阻礙,只能幹粗活,不能在主流社會佔一席位。

有些刻苦耐勞的華人家庭在節儉省用的生活中有了點積蓄,開始在華埠經營點小生意,例如開雜貨店、洗衣店、餐館等養活家人,改善生活,但都是長時間辛苦的粗重工作,賺取蠅頭小利 。

至 於部份第二代子女,他們可以在加拿大接受教育,他們的生活起初也多不富裕,或多或少也知道祖父母的移民經歷及人頭稅的事,所以很多後裔都盡量融入加拿大的 主流社會,學習西方的文化,希望得到認同成為一個真正的加拿大人。有些第二代家屬知道祖父有不愉快的經歷,有辛酸的往事,他們所得知的也只是零零碎碎的片 段,因為他們的祖父母或父母都不願提及或迴避這事實,想保護他們遠離這些不幸的往事。從而可想而知「人頭稅」的確傷害了很多苦主的心,那經歷定是很坎坷, 很痛苦。

在聽過他們的故事後,心裡很難過,也很憤慨,那全歸咎當時的加拿大政府及本地人太歧視華人了。

準備在滿地可籌辦人頭稅歷史圖片展的初期,曾到平權會總辦事處作資料搜集。

翻閱了很多記載及看了很多舊照片,實在上了「華人在加國的歷史」寶貴的一課。閉上了眼睛去想他們的不幸遭遇,心裡很痛,真的很痛。為甚麼他們要如此苦?

為著一家老少過點溫飽的好生活而犧牲自己是偉大的,是發自真愛,那是沒錯的,沒罪的,為甚麼要他們受不必要的苦難,甚至客死異鄉,不能跟家人重聚?我們不會,也不能忘記這段歷史。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